熱門推薦:

第一章 我們彼此相愛,就是為民除害

妮妮醬 | 發布時間:2018-11-06 12:28:35 | 本章字數:1787

第一章我們彼此相愛,就是為民除害

沈氏集團頂層。

總裁辦公室。

諾大的落地窗前,男人拽住女人的手臂,在她身后做最后一次沖刺。

“啊.....”因為他用的太大力,女人忍不住疼痛叫了出來。

她的叫聲刺激了男人,引來諷刺一笑,“林溪月,你果然比想象中要騷浪賤。”

這話,她聽得出來,是諷刺。

但她只是淺淡一笑,道,“沈總不就是喜歡我這副模樣么?”

“哼.....”男人再次沖刺,用下的力道,若不是他們有落地窗擋著,足以讓林溪月墜入這百層高的大樓了。

林溪月只是低低咬唇,忍受著他的肆意。

眼眸瞧著落地窗外的風景,目光所觸及的地方是整個桐城的繁華和街道上被縮小無數倍的人。

很久以前,她記得他說過,總有一天他要帶著她在最繁華盛大的地方,讓明媚的陽光,清新的空氣,清冽的風,見證下和她做一場不落幕的愛。

那時的她,羞澀而幸福。

如今想來,一切不過是他步步為營設計她的圈套,他那些所謂口口聲聲的愛,不過是為了從她手中拿到林氏,逼死她父母,為他復仇下的一步棋而已。

“嘖!”男人冷笑,惡劣而冷酷道,“林溪月,想不到你這么渴望我。”

何其惡心的羞辱,她壓下心里的疼痛,羞怒難忍道,“何止是渴望你,我對每個男人都這么渴望。”

話未說完,四周的空氣驀的冰冷了起來,直接粗魯的將她推翻在地。

不等林溪月有反應,他高大的身子便已經完全覆蓋在了她身上。

“沈岸辰你....”

他不給她說話的機會,修長的手指掐住她的下頜,強制她張開嘴巴。并往她嘴巴里塞進兩根手指,不停得在她口腔中翻江倒海的攪動。

林溪月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著伏在自己身上,面容冰冷恐怖的男人。

他瘋了!

良久,他才拔出,將他手指上的口水全部甩在她的臉上。

“嘔.....”見他終于放過了自己。

林溪月顧不得不著一物的身子,直接奔向洗手間,半跪著身子趴在馬桶上干嘔了起來。

沈岸塵陰森恐怖的看著她,密密麻麻的怒氣上涌,她惡心他?

“怎么?”他走到她身后,見不得她趴在馬桶上一臉惡心的干嘔。

直接一把扯起她的長發,強制她看著自己。

她的尊嚴一次接著一次被摧毀,林溪月怒紅了眼,死死盯著他,聲音嘶啞憤怒,“沈岸塵,你還想怎樣?”

他勾唇冷笑,“呵!”半蹲著身子靠近她,微微瞇起黑眸道,“想睡夠你。”

話落,他一把扯起她的胳膊,將她直接推到花灑下,將水閥打開,冰冷的水灑在林溪月身上。

林溪月被冷得本能的想要避開,但他堵住了她的出路,鐵了心想要折磨她。

“老實點,你把我服侍好了,你哥哥的牢獄之災,也許我可以動動手指,讓他早幾年出來。”

林溪月看向他,怒得雙眼通紅,“沈岸辰,你答應過我只要我和你睡,你就放過我哥哥的。”

他怎么可以這樣,竟然還想將哥哥送進牢里。

“呵!”瞧著她渾身侵透,被冷得直打啰嗦的模樣,他有幾分不耐煩道,“我是說過,只要你讓我睡爽了,我就不會讓他進去...”說到這,他話語微頓,瞇著眼睛看向她道,“可你現在沒讓我睡爽!”

無恥。

如果可以,林溪月現在恨不得狠狠給他幾個耳光。

當初他有意接近她,進入林氏,短短一年時間,就將諾大一個林氏瓦解,逼得父親跳樓,母親病重。

她走投無路,將遠在國外的哥哥叫了回來,卻不想被沈岸辰無端壓了一個罪名,如今都還在警察局里。

她沒辦法了,只能來求他,求他高抬貴手,放過她的家人。

可....

“咚咚....”辦公室外傳來敲門聲,浴室里僵硬的氣氛緩和了幾分。

沈岸辰冷冷掃了她一眼,“本分些,老實在這里呆著,沒有我的準許,不準關了水閥。”

說完,他出了浴室。

林溪月站在花灑下,死死環抱著身子,因為冰冷,整個人都是顫抖的。

隱隱約約聽到外面傳來的對話。

“岸辰哥,伯母已經把我們的婚期定下來了,我過來告訴你一下,順便過來看看你。”是女子的聲音,聲音清脆甜美。

林溪月認得,是舒安然,沈岸辰的未婚妻。

隨后,是沈岸辰低沉溫和的聲音,“嗯,外面天氣熱,你一個女孩子別老是在外面跑,當心中暑。”

聽到這些,林溪月都想笑了,這男人還會關心人?呵呵....原來他不是沒心,不是冷血。

不過是他的溫和善意,只對舒安然而已。

聽著外面兩人的交談聲,林溪月的身子在冰冷的花灑下,變得越來越冰涼,如今是初春,雖已過了寒冬,但桐城靠北,即便是初春,天氣也冷得嚇人。

身子從冰冷變得漸漸麻木,隱隱聽到外面兩人已經結束交談,林溪月耐不住寒冷,整個人都滑坐在地上,唇齒泛白。

“砰....”浴室門被忽然打開,她抬眸,目光對上沈岸辰的黑眸。

男人滿臉冷意,瞧著她滑坐在地上,冷哼了一聲,關了水閘,修長挺拔的身軀立在她面前。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蘇公網安備 32032102000031號

真人游戏2009